×

平凡的记录

96
泗四坊方 Verified account
2018.01.02 21:40* 字数 2277

公元2018年1月1日星期1,多云。

农历2017年11月望。

岁在丁酉、月居壬子、日登癸巳。

新的一天,新的一周,新的一月,新的一年,新的帷幕开启了!


闹钟凌晨4点30分很热闹的奏鸣了起床的乐曲!

5点整,摩托车、电瓶三轮车直驱菜市场,揭开摊位无纺布,市场看场的一对七十多岁老夫妻正准备离开,自高河装满各种蔬菜的车辆陆续各归摊位。

接着我与爱人一骑至客运中心,5点30分,车辆启动了。这是第三班班车,沿途总共只有6人,车至月山,天见微亮。而集贤关一到,云里雾里尾灯都在闪烁,车辆减速慢行。

司机说,昨天雾还要浓些,红灯、绿灯难辨,很多车都闯了红灯,路上黄线莫辨,源潭一辆车,辨不清方向开到枞阳去了,待大雾退去才告返回。

前方先到站车辆来电话说,客运中心浓雾不知何时才散,车未进站。车站要求,大雾时只进不出,班次延后,确保旅客安全。因而我所乘的车也未进站。

下车换乘11路公交车,开往三甲安庆市立医院。这趟车给我带来了新年的最新感动!

安庆历史名城,原是安徽省省会,黄梅戏故乡,素有“过了安庆莫望塔”的振风塔,塔影横江,留下千古佳话;有“只有没想到,没有买不到的”光彩大市场。有中共前任书记陈独秀陵园。

7点,晨曦淡雾仍未告退,而新年的喧闹早已悄悄开始。

远在东至(长江以南县份)的四位老爷爷,各担一担蔬菜,沉重的担子一歪一晃上车,他们上车后各自刷着老年卡,这一趟公交车司机也正好是那四位爷爷附近的姑爷,相互都很熟悉,一上车相互间没有任何隔核地谈起来了。

我从他们谈笑中得知,年长者83岁,一位76岁、两位77岁。最轻的担子也有60斤,各个担子上都插着盘秤,外带一个小塑料凳,菜的品种也各不相同。

四位隔江渡水,早上也是五点起床的,鲜菜自然是昨天下午整理的,好得现在政策好,一行人结伴而来,只刷卡不用另付车费。

83岁的老爷爷门面牙已掉落两颗了,掀起皮帽子抓痒,看到的是谢顶模样,只一只手带着纱手套,穿着是半截的胶靴,听他说家中还有三分地,全是小葱,还有千吧斤产量,慢慢卖要卖到正月。

老爷爷外卖,家中老婆婆在家从地里取菜并清洗。一看他的那担葱,确是不一样,根须洗得透白,葱白占葱整个长度一半,他说这是用沙土卫护的,葱这种菜,只要白色占的比例多,卖相就好看多了,因为我家也是卖菜的,老爷爷说他的葱品种好,又是原生态的,因为他施的都是农家肥,地力足,葱肥壮,只卖5元1斤。

其它三位的嘴都搭在这位老爷爷身上。车里总共有11位,只有一位学生模样的低头看手机,抢新年红包,其余的人都随着四位老爷爷及司机的叨唠而投去欣赏敬佩的眼光,看看莱、看看四位爷爷。

在中途上的80多的老爷爷,也关注这菜及老人,温暖的攀谈着。司机又说:80多了,钱用不掉了,真要不够,叫媳妇儿女把一点,那一天一歪,起不来,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
车上另一位70多岁的奶奶插嘴说:真要一歪就死,也是好事,省着自已和尒们都造罪!

挑菜的老爷爷接着道:现在开发到我那里了,大家都发了,菜也搞不到两年了,但不搞菜,闲着总不习惯,再说自已用自已挣的钱心安,说不定不做事一身毛病就出来了,做得照就快乐!

这一趟车,我完会沉浸在某种感动中,有两位卖菜老爷爷,在南苑公园下车,望着两位老人,挑着菜担子一闪一闪地,劲头十足,我心里暖流传遍全身。

还有两位老爷爷要到西门某菜市场。

唉,真怪事,看着,想着,感动着,出门第一次误了站点,多坐一站,我一下车,晨雾里找不着北,就近一看孝萧路不错,只得多返一段步程。

自医院后大门而入,在知名专家门诊大门前排队,只几分钟开门挂号,待我挂号时,当班专家今天又没来。只好赶到前门门诊挂号窗口排队。庆幸挂了第4号消化内科专家门诊,待我上三楼大内科柜台递上票号,科室又说,你挂的专家今天改在北院门诊,一位白衣带我在四楼重新改号,如此情况共有四位,改了另一名专家,我排到7号,急急如律令地楼上楼下来回跑,幸好到12诊室,前面没有一人,又是头号了,这是在这医院第一次遇到的情况。

大口罩里先没有声音,翻着既往的各种化验单,开口又是说作胃镜,我很抵触,胃镜还不到半年,接着又说作个彩超,那架式不查不开药,我只好去交费,还好不在三楼做彩超,又在后大门知名专家门诊楼,那里人相对少些,一路小跑,一进门就顺利进了彩超室,我在外面翻看原先化验单,肝胆脾腺彩超也不到半年,且注明无任何不正常。心想……

折返前大门三楼,大口罩里传出:先开两样药,缓解缓解,望半年后再复查下胃镜……

9点40了,赶到院食堂填肚子,肚子好饿。偌大的餐厅只有4人了。

后面一位老人一边走一边说:天天把我饿昏了,住在这里四天了,一样药都没开,天天饿肚子检查,昨天晚上医生就不要我吃,一直到刚才上班抽好血。

一看食堂花卷没了,包子是荤的,夹心烤饼也是荤的,老人只得渴一塑料碗稀饭,咸菜也不要,一边说一边吃与我搭腔,旁边一位50多岁妇女原来是他的女儿,老人住院,她只得早上来,晚上归,家中还有孙子和很多的事。

老人说:大哥,我中气很足,这查来查去,在这里和坐牢一样,还耗钱,排队排到明天又要作胃镜,嗯,明天早上又不知到么会子才吃,这一查下来,也不知要几千,我想透了,真要有什么大病,我也无须于受苦开刀,今年84岁了,正月初七过生日,翻个年又加整一岁!我想大救星伟人,毛主席也只活到八十三,我还多一岁,还有什么不足?你讲毛泽东是什么样人,他能没有医生真心护理?很不错了,何况我吃得做得,你看我中气很好吧!

一看老人我怀疑他真没病,走路都不带躬腰,声音宏亮确是中气十足。我说: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九十多岁的人很多,您肯定有九十多岁。

他也真会说哩:活一天算一天,八十多真足够了,也看了不少了,也享了福了!

感恩平凡相遇,记下平平凡凡的一天平平凡凡的事。

Web note ad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