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20
    【言情】舞尽南柯梦(11)

    夜已经很深了,城市的街头灯火辉煌,街上依然有稀少的车辆和寥寥无几的行人。罗志民被夜风吹得渐渐清醒了,他在心底埋怨自己不该贪杯。 他是厌倦极了杜斓曦那一张嘴 ,杜斓曦的厚...

  • 120
    【言情】舞尽南柯梦(10)

    此时的乔依依像一只受了伤失去理智的野兽,她愤怒地扑到杜斓曦的床边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开了床上的被子。床上的杜斓曦睡衣穿得歪歪斜斜,几乎是袒胸露乳;罗志民赤裸着上身,两...

  • 120
    【言情】舞尽南柯梦(9)

    罗杜若坐上了车,她望着车窗外转眼即逝的人和风景不自觉的叹息,这声叹息把她心里不愿记着的,愿意记着的记忆全翻了出来。 罗杜若的母亲杜斓曦是一位牙科医生刚当...

  • 120
    【言情】舞尽南柯梦(8)

    春天的阳光透着亮、闪着光又好似带着小翅膀,这光所到之处花朵开成了海洋,风以十里柔情吹着漫天的柳絮飘飞。夏恪为坐在出租屋的窗口似乎能听到鸟儿的翅膀拍打着空气的声音。这个季节连疯...

  • 120
    试探

    窗外在下雪,好像地上只是片刻就白了!陈国栋在客厅不停地转圈边搓着手,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像着了魔似的呜呜地震动着。 陈国栋能想象来电话那头的女子定拿着手机,瞪着眼,嘴里骂着:“死...

  • 120
    【言情】舞尽南柯梦(7)

    夏恪为挂了母亲的电话看了一眼正在生气的罗杜若:“落花小姐,你人生不顺意该散发、弄扁舟找流水!这找别人出气不地道,就是你要撒气去找别人去撒气,不怕我这个毒舌毒死你...

  • 120
    【言情】舞尽南柯梦(6)

    女孩边捡着书望了一眼夏恪为,看她的神情觉得夏恪为应该给她捡,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。她紧闭着双唇,没有打算说谢谢的意思! 夏恪为虽然觉得自己撞了她有些理亏...

  • 120
    【言情】舞尽南柯梦(5)

    夏远峰望着自己的手机叹了一口气,又看了看马美茹:“这个兔崽子现在直接拒接我电话!” 马美茹笑,笑的有几分不怀好意:“你们父子的事我不参与,我...

  • 我的干妈是神婆

    如今的我很轻,已背负不起时间的重量。我的记忆时常在以前的岁月里游荡,它会唤醒我记着的记着,也会把我不愿记着的记着翻出来。然后有些面孔便会突然从岁月深处向我露出一张笑脸来! 我...